无事退朝

Solo追星

【恭觞】醉卧长风(一)初遇

第一章 初遇

 

“坛主,落雪了。”

“哦,积了多少?”

“山下两寸有余,坛内下层一寸,上层并未落雪。”

“甚好。去唤雷严来。”

“是。”

元勿轻手轻脚的退出室内,将门虚掩上。

屋里弥漫着淡淡的紫檀香,又夹杂着些许药材独有的草木之香。暖阳从窗中泻入,照在欧阳少恭的脸上,他的目光落在手边的医书上,专注而爱怜。

门“吱呀”一声,打破了屋内的宁静。

“来了?”

“是,坛主找雷严何事?”

“坐。我要闭关几日,由你暂代青玉坛坛主之位,负责青玉坛上下事宜,有问题吗?”

“没问题。可以的。”

“那好,你一会儿去通知坛众吧。你先下去吧。”

“是,雷严告退。”

雷严站起来一撩长袍向门口走去,在欧阳少恭看不见的角度露出了一丝冷笑。

见雷严起身出门,元勿忙走到欧阳少恭身旁,有些犹豫的说道:“坛主,属下有一事不知当讲不当讲……”

“说吧。”

“武肃长老他……”

“我知道,此事不必再提,我自有分寸。”

“是,坛主。”

“不过,你担心的不无道理,此事事关重大,大意不得。”欧阳少恭端起手旁的青花瓷杯,用拇指轻轻摩挲着杯沿,看见杯中清茶倒影出自己的面孔,轻轻一笑,又道“元勿,你时刻注意着雷严的行动,若有异常之举,及时回禀我。”

“是!”

 

衡山脚下。

简易的茶棚搭在来往必经之路上,沸水翻滚着,白烟袅袅升起,仿佛一下子温暖了许多。茶铺的老板是一个双鬓已白的大伯,这种寒冷的天气,做起生意来,是件极苦难的事情。

有一个奇异的男子慢慢走近,在茶铺前驻步。这种天气竟然还身着单衣长袍,面上挂着银色蓝色相间的面具,手中拄着法杖般的器物,似神祗般不可接近。大伯犹豫着,最终还是凑上前去问道:“客官!要不要坐下歇歇脚,此地距离衡阳还好远呢!”

“衡阳?你可知乌蒙灵谷怎么走。”

“乌蒙灵谷?这……并未听过啊!客官不妨先进来歇歇脚暖和暖和!”

“也好,麻烦了。”

“不麻烦不麻烦,您先坐!”大伯将其引入座,飞快的为他倒了一杯热茶。

风广陌接过热茶,微抿一口,才开始细细打量这个茶棚。茶棚不大,也就摆了四五张桌椅,却只有两张坐了人。一张桌子旁坐了四五个穿着麻布衣服的男人,喝着茶搓着手聊着天,他们旁边摆着捆好的木材,大抵是人间所谓的挑夫吧。另一张桌子旁独坐着一个人,他穿着杏色的大袍,长发高高束起,额前又留了两缕长发散在肩前。他身旁好似放着一个篓子,不知装了些什么。正当风广陌抬起目光想细细端详时,却和那人来了个四目相视,他的目光清澈却又好似犀利的直击灵魂。风广陌忙移开眼,看到大伯在茶棚最前面照看着炉上的热茶。

“这位兄台,介意我坐下吗?”温润的声音传入耳,风广陌微愣的转头,便看到刚才打量的那位杏衣青年。

“在下刚刚听见这位兄台提到乌蒙灵谷,便想过来与兄台聊聊。”杏衣青年微微笑道。

“你,知道如何到乌蒙灵谷?”

“不知道。”杏衣青年说着便坐下了。

“啊?”

“在下才疏学浅,并不曾听过乌蒙灵谷,不过在下从书中看过乌蒙山,就是不知与兄台说的可是一处。”

“应当是!可否告诉我怎么走?”

“乌蒙山在南疆地界,与此处甚远啊。兄台若是徒步而行,怕是要走上些时日了。”

“这倒是无碍。在下风广陌,还不知你……这位兄台如何称呼?”

“欧阳少恭。广陌若是不介意,我愿与你同行。我听闻南疆蛊术与中原医术大有不同,想借此契机去领悟一番。”

“也好!那就有劳少恭了。原来少恭是个大夫啊!”

“医术不精,不过能帮人们祛除病痛确也是一大乐事。”

“哈哈!少恭谦虚了吧。”

 

三个月不长,却也不短。

不足以欧阳少恭完全参透风广陌,也不足以风广陌完全了解欧阳少恭。但却足以两人引为知己好友,足以两人从衡山一路走到南疆地界。风广陌似一个刚刚出世的孩童,对世间司空见惯之事也有极大的好奇心;而欧阳少恭却是一个博学多识的谦谦君子,仁心仁术救死扶伤。

“这便是南疆了?如少恭所说,确与中原大有不同!”

“大千世界,真是包罗万象啊。”

“少恭,你可还知什么奇特景象,与我说说。或者再说说这红尘俗世也好。”

“软红十丈,不过如是。北方的荒沙千里,南方的林木葱郁,西方的遮天大雪,东方的沧海奔流,种种美好之事,说也说不尽,天下可大可小,若是心静,于我而言,一片残香,一具古琴便也足够了。广陌还是要亲眼看过才好。”

“若能亲眼看过也是极好。咦,少恭看这是什么?”

一只白鸽徘徊在欧阳少恭与风广陌的头顶,风广陌抬头间正好瞥到。欧阳少恭略一抬手,白鸽便停在他的左臂上,他熟练的从白鸽脚上解下字条。

白条上写着四字,有变速回。

“这?”

“家事而已。怕是家中有变故,需唤我回去。”

“那少恭快速速启程吧,可耽误不得。也不知是什么事呢。”风广陌越说声音越低,“对了,还不知少恭是哪里人呢。”

“琴川。那是个很美的地方。若是日后广陌有空,不妨来看看。可惜今日怕是无法与广陌一同去寻那乌蒙山了。广陌按此路直走,到前方再问问,想来并不难寻。”

“少恭不必担心,我自是能寻得的!不过日后……怕是难相见了。”

“有缘何处不相逢,广陌何必徒增烦恼呢。就此别过吧。”

“好,就此别过罢。”

风广陌笑了笑,看着少恭向来时路走去,也转身继续向前出发。心道欧阳少恭真乃谦谦君子,温良恭俭让。如此别过,怕是再也无法相见了,不过人间一游,有他同行,倒是美妙非凡。

欧阳少恭还是一身杏色宽服,向前走了几步便停下了。他回头看着风广陌越来越远的背影,越来越小,逐渐与山林融为一体。他轻笑,世间如此意气相投之人怕是没有几个,这个人倒是可惜了。

“巫咸,呵呵。”欧阳少恭挑了挑眉头,又轻轻呢喃道“我的巫咸大人。”

他抬起宽大的衣袖,微一转身。只见一道蓝光闪过,小道上哪里还有欧阳少恭的人影。


评论
热度 ( 37 )

© 无事退朝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