忆恬

Solo追星

【恭觞】醉卧长风(二) 突变

第二章 突变

 

一间竹屋,远比不上青玉坛繁奢,却别有一番清雅滋味。

欧阳少恭有一双世间绝无仅有的手,修长,白莹,这是一双属于琴师的手。而这双手正放在琴弦上,右手抹挑左手轻按,从十二徽滑至八徽发出一声长啸。右手又连续几个泛音,左手急撮,颤若龙吟。修长的手指行云流水般弹奏出高昂的音律,如同一条破水而出的巨龙在世间翻滚着,气势如虹。

元勿匆匆的脚步硬生生被琴声扼住,靠在屋外不敢再前进一步。直至曲毕,才微颤的迈入屋内。

“欧阳先生。雷严已经带人去了乌蒙灵谷。”

“意料之中,他到底想如何?”

“雷严不知从哪里听说先生去了南疆乌蒙灵谷,便一心认为乌蒙灵谷有助长法力的灵药。”

“灵药?痴心妄想。不过,倒是没想到他的势力已经这么大了。”

“属下知错。”

“与你无关,又何必自责。这解药你先服下。你去追上雷严,助他布阵,可别再出什么岔子。”

“是,多谢先生。”

“看来,我还要亲自去趟乌蒙灵谷了。”欧阳少恭负手而立,发丝散落,嘴角轻轻勾起,尽显邪魅。

 

乌蒙灵谷世代守护着凶剑焚寂,与世隔绝,本是个安静祥和的村子,如今却毁于一旦。欧阳少恭看着满地狼藉,不难想象这里经历了什么样的屠杀。然而悬壶济世的他却无动于衷,面无表情的从一个又一个的尸体上稳步走过,他的白衣已染血,但他毫不在意。他停在了一个少年面前。

少年静静的躺着,与别的尸体无二样,他的身边树着一把红色的剑。应当就是传说中的焚寂了。欧阳少恭抬手捻出一个法咒,蓝色的符文在周遭跃动着,焚寂却毫无反应。欧阳少恭疑惑的皱了皱眉,他缓缓的蹲下,他好像能感觉到,少年的身上有他熟悉的气息。

“原来如此。”顷刻,他站起身,闭了眼,长长叹了口气,“天命如此吗?”他睁开双眼,双目中仿佛有一团的烈火,冷冷笑道“天命如此又如何,除此之外,他又能奈我何!”

他又向谷中走去,看到了倒在山洞口的风广陌,山洞里已全被冰封。风广陌的嘴角还挂着一丝残血,从不摘下的蓝色面具已碎在身边,他的眉头紧蹙,显然是意识到山洞即将冰封快速逃出,却没有逃过冲击,因受到了极大的痛苦而昏迷。这是欧阳少恭第一次见风广陌的真容,痛苦的表情却并未影响风广陌冷俊的容颜,他伸手温柔的拂平风广陌皱起的浓眉,将风广陌打横抱起,向谷外走去。

与来时相同,欧阳少恭依旧踏着一个个尸体而无动于衷;与来时不同,他的白衣已染血,他的面部线条要柔和许多,他的怀里,抱着一个风广陌。

 

扬州,江都。

“我是清都山水郎,天教分付与疏狂。曾批给雨支风券,累上留云借月章。诗万首,酒千觞。几曾着眼看侯王?玉楼金阙慵归去,且插梅花醉洛阳。”灰色的宽大布袍懒懒的挂在身上,大敞着胸口,披散着头发,腰间悬着一个竹酒桶。倚在桥边,右手还执着一坛酒,吟完诗就送入喉中。砸了砸嘴,笑道:“真是好酒啊。不过还是没有阿轩家的酒好,他家酒啊起初甘甜,喝到最后又有辛辣之感,真真是回味无穷啊。”

“来来来,你也喝点啊。”恍惚之间好像看见有身影立在他前方,便递过坛中的酒,“尝尝这酒中滋味啊。”

“沽酒而欢,千觞真是好雅兴啊。”

“恩?少恭!你怎么来了?你怎么跑到这儿来了啊,少恭?”尹千觞眯了眯眼,又瞬间睁大,放下手中之酒,搓了搓手,尴尬的站了起来。

“听闻这里的渔民,在江岸发现了奇花异草,所以特地赶来看看。正好记得你上次写信跟我说,说你很喜欢这里的酒,想在这里长住些时间,所以顺道来看看你。”

“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。一年多没见,少恭可是半点没变。”

“是吗?我倒是觉得你变了。”

“啊?”尹千觞低头瞅瞅了自己,显得有些无措。

“那个时候,我让你随性而活,也不知道是对是错。却没想到你成了这样子。”

“这样子有什么不好。这五年来,我去过很多地方,安静的山水如画,奔腾的洪流入海,奇诡的幽深雨林,我都去过,而且也试过很多活法。到头来,还是这样最自在,人生不过短短数十年,还是随性而活吧。来来来,喝酒!”

“好。”欧阳少恭接过尹千觞递过的酒,笑了笑,就着坛口喝了起来。“对了此次前来还要请千觞帮我个忙。”

“哈哈,你我之间客气什么,我的命可都是少恭你给的,少恭直说便是。”

“千觞可知天墉城?”

“昆仑山天墉城?听说过。”

“对。一个月后,千觞来天墉城找我,到时再细说。”欧阳少恭又将酒递还给尹千觞,坛中所剩无几,尹千觞一饮而尽。

“好!不过……那个……少恭啊,可否借我些银两?我这几天手气不好,在赌场输的啊,都买不起酒了。”

“你呀。拿去罢。”欧阳少恭从身上解下钱袋,递给尹千觞,无奈一笑。

“嘿嘿嘿,那就多谢啦!少恭真是厚道,厚道啊!我先去还酒钱,改日再去找你啊。”尹千觞拿起地上放着的七尺重剑,摇摇晃晃的向前走去。

“醉饮千觞不知愁,果真如此吗?”欧阳少恭拿起地上的空酒坛,轻轻摇头。


评论 ( 3 )
热度 ( 42 )

© 忆恬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