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事退朝

Solo追星

【恭觞】醉卧长风(三)真相

第三章 真相

 

裹着蓝纱裙的少女与黑色劲装的青年走在江都的路上。

劲装青年便是刚从天墉城出来百里屠苏,也就是在屠村的乌蒙灵谷中幸存的那个小男孩。当年他的母亲韩休宁,在最后时刻为守护焚寂,强行将焚寂中太子长琴的命魂四魄,连同滚滚煞气,封印在他体内。幼小的身躯难以承受焚寂煞气,幸被紫胤真人所救,带着焚寂拜入昆仑山天墉城门下。如今学成,便下山来历练一番,以求祛除身上煞气,寻找当日灭族的仇敌。而蓝纱少女则是幽都灵女风晴雪,五年前与欧阳少恭一同进入天墉城。风晴雪与百里屠苏,倒是青梅竹马,又颇有些天作之合的意味。

繁华的街道上,居然有一个酒鬼,一边笑一边抱着酒跑,身后追了两个人。

“苏苏!那里怎么了?不如我们去看看?”

“好。”

眼看着身后那两人要打到那酒鬼身上,百里屠苏握住一人的手腕,轻轻一拽,那人便摔倒在地,又伸腿侧踹,另一人也倒在地上。正待询问事情始末,却发现身后的风晴雪有些异常。

“大哥?”风晴雪捧起那酒鬼的脸,那酒鬼不是别人,正是嗜酒如命的尹千觞。

“谁是你大哥啊,小妹妹不要乱认人哦。”

“你就是我大哥风广陌啊。”

“我说你认错人了吧,什么风什么陌,没听说过啊,我叫尹千觞。”

“大哥,你不记得我了吗,我是晴雪啊!你看看我!”

“说了不是就不是!哎,我与你说这些作甚,倒不如喝酒。醉里乾坤大,浮生日月长啊。小妹妹你要不要也来点?”尹千觞坐在地上,看着眼前的风晴雪,迷茫的摇摇头。抽出酒上的红布,将酒坛递给她。

“你喝多了,大哥。跟我走。”风晴雪蹲下看着尹千觞。

“哎哎哎,别拽啊。我说你们这些小姑娘,怎么这么泼辣呢。这光天化日的,拽我个大男人,还非要认我当哥哥。我知道我自己风流倜傥,但是你也不至于这样吧。”

“大哥你胡说些什么呢,苏苏!帮我。”

“不能走!不能走!他的酒钱还没给呢。”

“这些够了吧?你们以后不要再打他了!”风晴雪从腰间摸出一把碎银,递给他。

“走吧晴雪。”百里屠苏搀扶起酒醉的尹千觞。

“哎呀我随你们去就好,别扶我。不过小姑娘啊……”

“大哥我是晴雪,不是什么小姑娘。你真的不记得了吗,十一年前你去乌蒙灵谷,然后就再也没回来,我和婆婆都快担心死了。”

“乌蒙灵谷是何地?我没听过啊。”

“那你还记得幽都吗?”

“幽都……幽都?哎呀我知道了!一定是哪个酒馆对吧。你呢,就是新来的沽酒娘吧。” 尹千觞看看了风晴雪,狂然大悟似的说道“走走走我与你去喝酒便是了,何必编这么多故事啊。累不累?”

“你!大哥真的不记得了吗?你是幽都巫咸啊!”

“巫咸?嘶……啊……我的头……”尹千觞用双手捂住了头,头痛欲裂,感觉有什么东西要呼之而出。

 

他仿佛看到了一些画面,陌生又熟悉。一个身高与他相仿的男人戴着面具,拄着法杖。

“在下幽都风广陌,见过休宁大人。”

“北方的荒沙千里,南方的林木葱郁,西方的遮天大雪,东方的沧海奔流……广陌还是要亲眼看过才好。”

“哥哥……人间好玩吗哥哥?”

“休宁大人,我是幽都巫咸,我一定会尽全力。开启封印吧。”

“……”

 

“我是巫咸?难道我真的是风广陌?”尹千觞抬起头,大吼一声,一股灵力从他体内由下而上的冲出。

“大哥……你想起来什么了吗?”

“你是晴雪……你又是谁?韩云溪?”

“你知道我是韩云溪?”

“大哥!你想起来!你还认识苏苏?”百里屠苏和风晴雪几乎同时开口。

“只能想起一些片段。哎,头疼,不想了不想了,过往之事已烟消云散,何必流连执着呢。还是喝酒吧,醉里乾坤大,梦中日月长啊。”尹千觞仰头豪饮,酒水顺着他的嘴角沾湿了衣襟,他却毫无感觉。

“别跟着我啊。”尹千觞端着酒坛,背着重剑,一步一步消失在江都街头。风晴雪欲追,却被百里屠苏拦下“让他静静。”

 

 

青玉坛。

天色已晚,明月高悬。欧阳少恭正在亭中抚琴,尹千觞手握七尺重剑,站在柱子后面静静地盯着欧阳少恭。

“既然来了,就出来吧。”

“少恭。我有些事想要问你,十一年前,你可是在衡山野外将我救回的?”尹千觞一步一步迈入亭中。

“怎么了,千觞?可是又想起了些什么过往之事?”

“前些日子在街上碰上了当日在天墉城见过的小姑娘,她非说我是他哥哥,是什么幽都巫咸。我恍惚间好像想起了一些片段。但是,我仿佛那时便于少恭相识。我左思右想都参不透其中缘由,便直接来找少恭问问了。”

“哦,你碰上了晴雪?”

“少恭,你我可是旧识?”

“千觞怕是已经猜到了吧。是又如何,不是又如何?”

“少恭,这一切都是你安排好的,对不对?”

“不错,但是你没有必要知道我的计划。”

“少恭,你我相识多年,你做什么自然有你的道理,我未曾尽懂,但也明白一二。可如今看你,却真有些看不透了。”

“我记得曾经问过千觞,是否害怕未知的事情,看来千觞的心里还没有做好准备。”琴声戛然而止,夜晚突然安静的有些可怕,欧阳少恭幽幽一叹,直视着尹千觞的双眼说道“人生苦短,一如蜉蝣,朝生暮死,悲喜交加。凡人若想逆天而为,都不得不付出一番代价。”

“少恭你到底想要干什么,从屠乌蒙灵谷全村,到去天墉城盗剑,现在又处处寻找玉横碎片。我失忆是不是也是你计划的一部分?欧阳少恭,你到底在干什么!”尹千觞突然提起重剑狠狠的像欧阳少恭砸去。


评论
热度 ( 34 )

© 无事退朝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