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事退朝

Solo追星

【恭觞】醉卧长风(五) 终章

第五章 

 

“当然不同!事已至此,何须多言。来吧屠苏。”

欧阳少恭反袖施法,率先飞出大殿。百里屠苏和风广陌紧随其后。

只见欧阳少恭衣袖翻飞,巨石便凝结在他身前的结界之外,手腕轻推,乱世涌向百里屠苏和尹千觞。百里屠苏于虚空中一抓,身后的焚寂便落入他手中,尹千觞紧紧握住手中法杖,上下挥舞,二人齐力抵挡着顽石。

晚来一步的风晴雪、方兰生、襄铃、幽都二位长老,也纷纷祭出法宝,施展灵力,加入战局。

一时间光怪陆离,异彩纷呈。

欧阳少恭突然大展双臂,空中吟诵着繁杂的法诀。以灵力为绳索,捆缚着众人,一拽一推,众人接连从空中落地,口吐鲜血。

欧阳少恭从空中飘落,身形微晃,堪堪站立。长发尽散,表情狰狞。

“明明是同一个人,却要如此相残。倒也有趣,我倒要看看这一场旷世奇谭,要如何收场。”

“少废话,有什么冲我来。”

欧阳少恭祭出九霄环佩,悬浮在空中。百里屠苏双臂并拢复又大张,操控着焚寂直冲九霄环佩而去。

僵持许久,百里屠苏吐出一口鲜血,欧阳少恭也眉头紧蹙。二人几乎同时收手,因体力不支,跌坐在地上。

“屠苏!”“苏苏!”“屠苏哥哥!”众人不顾自身安危,扶住百里屠苏。

“我居然吞噬不了你?”

“因为我们都是太子长琴,这世间若有一人,能与你同归于尽,那便是我。”

说话间,大地震裂,屋檐崩塌。许是刚二人斗法,冲击了本就不稳定的蓬莱地脉。

“这里要塌了,你们先走!”风广陌突然坐起来,双手捏起法诀,汇聚着耀眼的银色光芒。

“大哥,那你呢?”

“不要管我,我送你们出去。”

“广陌!你是幽都的巫咸,幽都不能失去你!跟我们一起走。”

风广陌不再言语,专心诵读着法诀,银光愈胜,两指一挥,众人便消失在蓬莱之中。

欧阳少恭伏在地上看着这一切,却没有言语,略有不甘,但更多的是疑惑,眼神之中又仿佛有一份欣喜。

“巫咸这又是为何?”

“欠少恭一命,此时还你咯。少恭,落到如此境地,可曾后悔过?”

“自是不曾。我的巫咸大人啊,你可曾后悔?”

“无论是与少恭相识相知,还是如今,从未后悔。”尹千觞强撑着走了几步,扶起欧阳少恭,两人并肩而坐,如同往日那样。

“少恭,风广陌是风广陌,尹千觞是尹千觞。无论是广陌还是千觞,都是少恭的知己好友。这蓬莱可还有酒?”尹千觞环顾了四周,满目疮痍,地裂屋摇。

“千觞不愧是千觞啊!”欧阳少恭轻笑,用所剩无多的灵力,从蓬莱地窖里抽出两坛陈酿,递给尹千觞一坛“喏。”

“好酒啊!这等好酒,少恭竟此时才拿出来。”

“正配此时,不是吗?”

“千觞可曾知道,仙灵的寿命虽然很长,但是人的身体却会老去。这些年,我每占据一个身体,却不能对这个身体控制自如,动一动手指便苦不堪言。有时候甚至还要去抢夺畜生的身体。‘太子长琴,获罪于天,无所谛也。’仅这一句,便夺我生生世世。可叹我最终还是逃不过这命运。”

“少恭,人生之中,还是有许多快乐的事。此刻与我对饮,勿需想太多。一切都将终结了。”

“所言甚是。不过我还是很好奇,千觞知道是我谋划一切后……”

“哈哈哈,就算少恭和我认识的那个不一样,就算你我之间讲不出个黑白分明,我们仍旧是朋友,千觞仍是千觞,少恭仍是少恭,闲下来,我还是想找你喝酒。只可惜以后怕是没有机会了。”尹千觞大笑,畅饮一番又道“至于幽都,凭什么女娲族就一定要接受这样的命运?如果可以,那些遗忘之事并不需要再回想起来,我……宁可永远都只是尹千觞。”

“如今千觞倒是无拘了些许。醉里乾坤大,梦中日月长。千觞。”欧阳少恭举起酒坛,想尹千觞示意。

“少恭,醒时三生荣枯,醉里一梦江湖,放舟河海,时雨时晴,这生死不过也是大梦一场。”尹千觞举起酒坛,与欧阳少恭同时一饮而尽,二人相视一笑。

“对酒当歌,有千觞相伴,幸哉。”

熊熊业火燃起,将欧阳少恭与尹千觞围住,大地崩裂,海水上涌,转瞬间蓬莱便消失在海浪之中。

一切终将湮没在历史长河之中,再无人识蓬莱,再无人知晓欧阳少恭与尹千觞。

不知何年何日,何地何处,传来轻轻吟唱:


永夜幽都魂梦浮,南疆顾,青玉驻。软红十丈,从此两相误。琴歌一曲千觞覆,前尘散意难书。

愿得长醉梦江湖,朝红颜,夕白骨。但求朝暮,长伴勿相负。百世红尘情难渡,黄泉处影不孤。



ps:这就完结啦,其实文是去年写的。求同好勾搭~求赞求评论哈。最后结尾处的词是基友填哒~


评论 ( 5 )
热度 ( 40 )

© 无事退朝 | Powered by LOFTER